申博官网.www.55kcd.com

申博sunbet官网 | 建设“数字吉林”,拥抱智慧社

2019-04-30 10:40 来源:未知
点击:

27日,市人大常委会举办“人民讲堂”第十二期学习讲座。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智慧城市专家聂俊宇以“建设‘数字吉林’拥抱智慧社会”为主题作辅导报告。

 

主讲嘉宾简介


 

聂俊宇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智慧城市专家,曾带领团队参与“智慧北京”“智慧海南”“智慧乌鲁木齐”“数字广东”等省市级规划项目,为多座城市提供智慧城市和产城融合解决方案,具有丰富的设计规划和实践经验。

党的十九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并作出了一系列部署,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就推进“加快智慧城市建设、加快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也提出了相应的战略和部署,深入学习数字经济相关知识,将推动人大工作更好地在“数字长春”建设中发挥作用。

数字经济的兴起

提到数字经济,早在1996年,美国学者尼格洛庞帝《数字化生存》热销,数字化经济概念首先兴起。1996年,美国学者泰普斯科特在《数据时代的经济学》中正式提出数字经济概念。1998年、1999年、2000年,美国先后出版了《浮现中的数字经济》和《数字经济》的研究报告。1998年到2000年,数字经济的整体概念被确定下来。随着信息革命的推进,数字经济逐渐被国内作为新兴经济范式广泛推广。

近年来,数字化经济成为热词,频频出现。2016年10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实施网络强国战略进行第三十六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加快推进网络信息技术自主创新,加快数字经济对经济发展的推动,加快提高网络管理水平,加快增强网络空间安全防御能力,加快用网络信息技术推进社会治理,加快提升我国对网络空间的国际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朝着建设网络强国目标不懈努力。2016年9月,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杭州峰会首次提出:《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表明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全球共识。2017年3月5日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将促进数字经济加快成长,让企业广泛受益、群众普遍受惠。这是“数字经济”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2000年,中国首次提出数字城市的概念,当时把传统意义上的纸质媒介甚至其他的媒介转成电子的就叫数字化。随着时代发展,数字化定义不断被刷新。而今,能够被电子记录的都叫数字化,其中包括了信息的数字化、业务的数字化、数字化转型。工业时代是以企业为最小生产单元,数字经济时代则是以生态作为最小的生产单元。

数字经济内涵与增长模式

数字经济包括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大部分。数字产业化也称为数字经济基础部分,即信息产业,具体业态包括电子信息制造业、信息通信业、软件服务业等。对于传统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和政府的数字化转型都叫产业数字化,这两部分合起来才是真正的数字经济。

20世纪60、70年代以来,数字技术飞速进步促使信息产业崛起为经济中创新活跃、成长迅速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数字技术作为一种通用目的技术,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广泛应用到经济社会各行各业,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开辟经济增长新空间,这种数字技术的深入融合应用全面改造经济面貌,塑造整个经济新形态。

数字经济作为一种技术经济模式,具有基础性、广泛性、外溢性、互补性特征。将带来经济社会新一轮跨跃式发展和变迁,推动经济效率大幅提升,引发基础设施、关键投入、主导产业、管理方式、国家调节体制等经济社会最佳惯行方式的变革。如伴随互联网与电信技术的快速发展与融合,互联网企业、电信运营商和手机终端设备产业出现跨界竞争现象,移动互联网使互联网不再被办公场所限制,深刻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

数字经济是一种经济社会形态。数字经济在基本特征、运行规律等维度出现根本性变革。对数字经济的认识,需要拓展范围、边界和视野,成为一种与工业经济、农业经济并列的经济社会形态。数字经济是信息经济发展的高级阶段。信息化是经济发展的一种重要手段,数字经济除了包括信息化外,还包括在信息化基础上所产生的经济和社会形态的变革,是信息化发展的结果。

数字经济的特征

一、数据成为新的关键生产要素。数字经济与经济社会的交汇融合,特别是互联网和物联网的发展,引发数据爆发式增长。庞大的数据量及其处理和应用需求催生了“大数据概念”,数据日益成为重要的战略资产。

二、数字技术是当前创新主体。数字技术创新活跃,不断拓展人类认知和增长空间,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驱动力。近年来,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突破和融合发展推动数字经济快速发展。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区块链等前沿技术正加速进步,产业应用生态持续完善,不断强化未来发展动力。

三、信息设施的基础性和先导性作用突出。近年来,世界几乎半数主要国家的信息产业领域研发投资占全部投资的比重达到20%,韩国、以色列、芬兰等几个领先国家和地区甚至超过了40%。信息产业领域密集的研发投资也带来丰厚的创新产出。以世界平均水平为例,信息产业领域的专利占比达到39%,金砖国家的这一比例甚至达到了55%。

四、数字经济是推动产业融合发展的主引擎。近年来,数字经济正在加快向其他产业融合渗透,提升经济发展空间。一方面,数字经济加速向传统产业渗透,不断从消费向生产,从线上向线下拓展,催生O2O、分享经济等新模式新业态持续涌现,提升消费体验和资源利用效率。另一方面,传统产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步伐加快,新技术带来的全要素效率提升,加快改造传统动能,推动新旧动能接续转换。

五、数字经济的平台化成为产业组织的显著生态特征。互联网新平台主体快速涌现,传统企业加快平台转型。

六、线上线下一体化成为产业发展的新方向。互联网巨头积极开拓线下新领地,传统行业加快从线下向线上延伸,获得发展新生机。

七、多元共治成为数字经济的核心治理方式。数字经济时代,社会治理的模式发生深刻变革,过去政府单纯监管的治理模式加速向多元主体协同共治方式转变。将平台、企业、用户和消费者等数字经济生态的重要参与主体纳入治理体系,发挥各方在治理方面的比较优势,构建多元协同治理方式,已成为政府治理创新的新方向。

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

中国为什么做数字经济,而且能够做起来?是因为我们大量有价值的数据在政府手里。如何发挥这些有价值的数据带动政务服务的高效,带动产业升级,就是数字经济、数字中国亟待解决的一个首要问题。

我国数字经济基础部分增势稳定结构优化、市场巨大。数字经济融合部分称为现代经济增长主要引擎。数字经济成为政府治理和社会服务的有力工具。公共服务数字化转型正在加速。当前,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特征的信息化浪潮蓬勃兴起,互联网与公共服务体系迈入深度融合发展阶段。以数字技术创新公共服务,保障和改善民生,大力推进社会事业信息化,优化公共服务资源配置,开始受到各阶层广泛重视。基本公共服务领域,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数字化服务体系日臻完善。

数字经济是政府职能转变的最大体现。政府是数字经济转型过程中模式、方向、思路的领导者,全社会数字化转型环境的培育者,是数字经济发展环境、人才培养体系、金融支撑体系的搭建者,政府职能转变、社会发展方式、服务方式转变的推动者,数字化统计指标体系和支持性政策法规的制定者,重点领域、行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组织者,数字经济发展新模式、新机会点的发现者。

数字经济的作用与趋势

数字经济驱动未来发展。当前,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正在加速与经济社会各领域深度融合,已经成为了引领经济社会发展的先导力量,也成为各国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推动经济社会转型、培育经济新动能、构筑竞争新优势的重要抓手。

数字经济是创业创新的热点领域。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带动下,我国正在数字经济领域形成新一波创业创新浪潮,创业企业、创业投资、创业平台爆炸式增长,创业群体迅速扩大,创业创新在全社会蔚然成风。这一波创业最大特点是 以“互联网+”为鲜明特征,大多初创企业都集中在 “互联网+”领域。

数字经济的发展对于改善民生、增进社会福祉作用巨大。例如,政府在提供公共服务方面通过一系列创新,能为民众提供一体化、整合性的大量创新服务。以政务微信为例,基本形成了部委政府、地方各级部门所组成的微信公众号应用体系,实现了公安、旅游、食药监、党政、交通、教育、医疗、人保、司法、外贸等政府职能全覆盖。在很多政务民生领域,通过微信送达民生服务成为常态。数字经济还积极拓展到生活应用领域,形成便民服务新业态,如水电气网络缴费让用户足不出户享受指尖生活。缴费餐饮、家政、物流、教育、医疗、旅游、酒店、停车、社区等多领域合作形成智慧解决方案,发展O2O服务新模式。

数字经济促进治理现代化。数字技术的应用和新模式、新业态的出现,会不断推动各领域的金字塔型层级结构向扁平化方向发展,逐渐打破组织内的层级结构、组织壁垒,以及组织内外部边界,形成平台化、社会化的新型组织,改变和重塑传统的经济社会结构,提升企业治理水平,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很多国家积极建设电子政府、数字政府,大大提高了行政效率,实现了治理方式变革。政府作为规模最大、信息最多、权力最大的公共机构,积极向公众开放公共数据对实现数据驱动的社会治理模式非常重要。

“数字吉林”规划愿景可期

当前,数字经济发展仍需要面对协调发展水平亟待提升、融合发展能力有待增强、市场发展秩序仍需规范、转型发展风险初步显现、政府治理能力亟待提升等问题。

“数字吉林”规划秉承“数字吉林”的四个相结合基本原则,即与现有规划相结合、与区域特点相结合、与五化协同相结合、与稳增长调结构相结合,将实现政府数字化、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社会数字化。“数字吉林”规划战略意义重大。通过“一个顶层设计”,将吉林省数字经济战略贯穿始终。通过数字吉林建设,对内提高全员数字化思维,提升工作效率,提高服务水平;对外促进招商营商环境构建,完善惠民益农举措,提升全社会的数字经济指数。根据吉林省的实际情况,制定三步走方针,通过试点建设、全面推广、打造生态的三步计划追赶国内外的优势省份。根据“数字吉林”的核心思想,实现“数字吉林”的总目标:善政、惠民、兴业、益农。实现工业化与信息化深度融合、工业化与城镇化良性互动、城镇化与农业现代化相互协调发展、绿色化与工业化共同推进、城镇化与信息化强力耦合的“五化协同”目标。

针对“数字吉林”的实施路径,提出三点建议,一是深化业务应用。先行的是数字政府、智慧城市、数字工业和数字农业的相关应用。二是数据打通融合。打破烟囱式系统的壁垒,横向打通部门间数据,实现数据融合万物互联。三是组织整合优化。将分散的信息化部门整合为一个统一的常设机构,制定相应的规划、标准、确保数据安全。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开放数据利用,提升数据价值。

责任编辑:admin